东莞门户网

待定

待定

东莞门户网站首页

元宵佳节
免费设计

旅行不亚于谈恋爱

他有些想念她,想念那件宽大的白衬衫裹住她细瘦的身体,风猎猎吹起,那种飞翔的感觉。旅行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,在日夜相对的十几日里,那种在路上的感觉,竟然是触碰爱情的最好方式。  

旅行不亚于谈恋爱红花继木:温情派小说作家,江南女子。不爱热闹,对书和白纸有洁癖,喜收集漂亮日记本。喜某一首歌循环播放直至写完一篇小说。常常沉入回忆。喜欢书写青春的爱情,喜欢听年轻的男生女生讲自己的故事,那些发生在中学或大学里的单纯爱情、深厚友情,然后,将故事记录下来,变成小说。快乐的人常常有类似的快乐,悲伤的人却总是有不一样的悲伤。有个男生告诉我他喜欢一个女生,女生也对他有感觉,可是女生最好的姐妹却暗恋他很久了……三个人之间的悲伤总是叫人唏嘘。但我的文字相信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于是,我将他们书写在一起了,也真的希望现实中,相爱的人能在一起。青春的爱情里,没有迁就,没有勉强,只有真心,只有发自肺腑,才能真正飞翔。这应该就是文字赋予的最好意义。  

衬衫裹住很瘦的身体,有种飞翔的感觉  

木浠在校内网上发帖子,寻找暑假一起去新疆的驴友。不过木浠很挑,他要找一个合得来的驴友,他认为旅行不亚于谈恋爱。恋爱中的男女,必须彼此契合才能走出一段风景,旅行也是一样。  

邓喻是第一个来报名的,木浠一开始没理会她,因为他一向很有女生缘,他对她们却从来都无波无澜。况且,新疆之行一定会很艰苦,他不想带一个娇气的女孩子,再说了……带个女孩子也并不能节省他的开支,他们……总不能合住一间房吧。  

邓喻很顽固,频频回帖问为什么楼主不理她。木浠给她发邮件,告知她自己的想法。谁料邓喻提出可以再召集一男一女。甚至,她还将旅行路线做了文档发到他信箱,并保证不需要他照顾。木浠觉得,这样雷厉风行的女生一定很自立,这符合他的一贯要求。  

于是木浠给她回邮件说:见个面吧。周日下午学校图书馆门口。  

周日下午,木浠在图书馆门口见到了邓喻,宽大的白衬衫,蓝色牛仔裤,短发,眼睛很大,嘴巴也很大,跟姚晨一样,风吹过,衬衫裹住很瘦的身体,有种飞翔的感觉。木浠被吸引了,他喜欢这种骨子里就清爽干练的女孩子。  

木浠同意了邓喻作为旅行搭档。没过两天,他又从跟帖里挑出男生林钦,邓喻找到了另一个女生。四个人在操场上碰面,邓喻介绍了女生。尹荔,是邓喻的好朋友,用尹荔的话说,她同邓喻从初中起就好得如胶似漆。  

四个人商量了路线,用最经济节省的方式,最后商定好出发日期,才发现暮色已经四散开。木浠抬头时,发现邓喻的眸子在暮色里显得格外明亮,他忽然就被这样的眸子征服。  

有时人与人之间的错过仅仅在一瞬,而人与人之间的遇见,却经过了千百年的修炼,他与邓喻之间,一定是千百年的结果吧。或许,这便是奇妙的开始。  

新疆之行在路上  

出了乌鲁木齐,不多路程,就到了荒凉的后峡。右边是灰色的耸立的峭壁,左边是同样灰色的陡峭山崖,也许方向盘一偏,就成永恒了。木浠这样想着,不觉有些奇怪自己的念头。他看了看前座的邓喻,白皙的脖颈跳跃着,两枚耳朵背后簇拥着整齐的黑发。  

第二天,他们在九曲十八弯的晨曦中醒来。继续赶路,在半途偶遇一大群羊,邓喻探出头,像个孩子一样呼喊。木浠在一旁不由地跟着笑,傻傻地。  

他们看过伊犁河的日落,走过图开沙漠,遇见会自动避车的羊群,路过幽蓝的最大的高山湖泊赛里木湖,一路都能看见各色驴友在拍摄魔鬼城的日落,驻足雅丹地貌的五彩滩,  

十日后,他们到达了月亮湾,那里有遍地的不知名野草,叶瓣却是心形的。水面就像是一尘不染的镜子,倒影清晰得恍若另一个世界。那是个很容易萌生爱情的场景。木浠是这样觉得的,因为林钦向尹荔表白了,他们站在夕阳中说着关于爱情的话,木浠笑起来,拉着邓喻悄悄走到一旁去。  

你说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木浠八卦地问邓喻。  

我想是林钦一见钟情。邓喻看着他们的侧影,尹荔也扭头看了看他们的方向,不过我想尹荔不会接受。  

为什么?  

直觉。  

打赌,一顿饭,回去之后。木浠建议道,其实也是试探,他想与邓喻在新疆之行后还能保持联系而已。  

邓喻看了看他,似乎看透他的试探:感情不是用来打赌的。  

这样,算是回绝么?木浠想着,有些失落。  

再上路时,林钦坐到了木浠旁边。看起来,尹荔确实是拒绝了。木浠从后视镜里打量尹荔,是与邓喻截然不同的气质,有些小女人。再看林钦,是瘦长清秀的男生。接下去,旅行变成了真正的旅行,只谈在路上,而不再有风花雪月。  

傍晚的禾木村水边,木浠陪着林钦抽烟,不时地,会有意回头瞟一眼邓喻。  

气氛似乎有些怪。林钦与尹荔之间,尽管维持着表面的平衡,但谁都知道,这是种折磨。这里,或许成了他们的最后一站。  

隔了一日,他们转回了乌鲁木齐,又飞回了家,大半个暑假,各奔东西。  

说了再见,便是再也不见了  

再回到学校,木浠第一件事就是约邓喻吃饭。他有些想念她,想念她那件宽大的白衬衫裹住她细瘦的身体,风猎猎吹起,那种飞翔的感觉。旅行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,在日夜相对的十几日里,那种在路上的感觉,竟然是触碰爱情的最好方式。  

邓喻赴约,木浠点的菜肴放满了桌面,迟疑着:我还不清楚你喜欢什么菜,所以暂时点了这些,下次再换其他的,总有一天会发现你喜欢的菜。  

诚意十足的暗示,邓喻愣了愣,但她即刻笑了,第一句话是说:喜欢你的人不是我。  

木浠震惊了一下,犹如听到了什么惊天霹雳。  

是尹荔。她看着他的眼睛,恳挚得好像国际谈判。  

木浠再次呆了两秒,才开口:所以你知道她不会接受林钦?  

对,她暗恋你一年了。我受不了她这样无休止地暗恋下去,所以看到你发帖子要找驴友时,孜孜不倦地跟上你。  

大一刚开学,木浠就被一个女生所伤,那是大四的学姐,也是木浠少年时代最喜欢的邻居姐姐。木浠曾对她表白过,她说,要是木浠能考上她的学校,她就与木浠在一起。于是木浠抛弃所喜欢的动漫,努力又努力,为了她,终于考来这所学校。可她此时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。她拒绝了木浠,还称他为小弟,称当年的话只是随便说说。  

学姐走了,木浠一个人呆滞在原地许久。那个场景,尹荔在一旁全景目睹。她似乎亲眼看到木浠从一个相信誓言的少年迅速蜕变。之后的时光,即使有女生追他,他都一一拒绝。他不晓得为什么,也许心底里还没有释怀学姐。也许,再也触碰不到爱情。而那些被他一一拒绝之后的女生,与木浠之间,就连朋友都不再是了。因此,尹荔从来没有说出口她的暗恋,即使,她跟木浠之间根本也不是朋友。  

本来就不是朋友,就算说出口,连朋友都不再是,也还是没有损失,是吧?没想到一趟旅行下来,傻丫头还是沉默如金。邓喻轻悠悠道,她的干脆利落全在话里涌现出来,本来就不是朋友,是的,本来他们就不是朋友。  

两个人并肩离开餐馆,邓喻转身望着他说了再见。木浠呆呆地看着邓喻消失在视野,人声鼎沸中,是那么容易丢失一个人。  

他愕然意识到,这一声再见,便是再也不见了吧。  

我知道这是一件蠢事  

木浠联系了尹荔。在阳光灿烂的早晨,他牵住了尹荔的手。邓喻看见了。尹荔带着木浠朝邓喻走去,掩饰不住嘴角飞泻的幸福。  

木浠听到邓喻说恭喜你们。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快乐,她无法抹去自己和木浠发生在餐馆里的事情。她想着,如果她没有告诉木浠尹荔暗恋他,而是接受了木浠对她的小暧昧,这一切会如何翻天覆地地变化呢?她跟她之间的友情会完蛋吧?可是,如今,她却对木浠能转眼牵起尹荔的手又多多少少有些不悦,难道小暧昧也真的只是小暧昧,燃烧不了几小时便会熄灭?  

晚上,木浠发短信给邓喻:我只是怕你说了再见之后,是再也见不到你。  

再迟钝的人,也会明白,木浠是为了再见到她。  

你很蠢。邓喻狠狠地回复。  

我知道这是一件蠢事。  

邓喻没有再回。那之后,再也没有声音了,无论木浠发多少短信过去,邓喻都不再理会。  

木浠却没有间断,每天两条问候短信。尽管那头毫无回应,但是他渐渐习惯了这样,仿佛就像向一个虚空的号码发送信息一般,不要求回复,只想有一个承接的载体。  

那些能留下深刻记忆的事,却总要历久弥新  

后来,邓喻成了交换生,去芬兰。  

离开那天,一直没收到木浠的短信,邓喻在机场主动给他发了一条:我出国了,别再发短信了。  

没有等来回复,这令她怅然若失。木浠知道她要出国的,全校人都知道的,可是她还是明知故犯,实则只是因为习惯了木浠每日的问候,而今天一旦断流,就会显现出要脱水一般的慌张。在芬兰,与两名立陶宛姑娘合住,友善,但是太多异乡感。她在网上给木浠留言,却一直没有收到回音。  

邓喻终于了然,这便是木浠给予她的沉默的结束,哪怕他们压根不曾真的开始,压根不曾真的有什么。  

夜色浓重,她站在窗口,风吹动她的白衬衫,想起木浠曾说过这让她看起来有飞翔的感觉。可惜,她却不能真的飞翔,不能即刻飞回那个有六小时时差的地方。依稀间,她看到木浠为她点了一桌菜的景象,渐渐被气流凝固起来,镌刻在深夜的窗户上。他没有说过喜欢,可是他的举动分明是喜欢的,说过的话容易遗忘,而那些能留下深刻记忆的事,却总要历久弥新。  

要穿白衬衫牛仔裤,要让风把自己吹得飞翔起来  

一年后,邓喻回来。在校门口撞见木浠。匆匆的人群流过,他们站成了静默的雕像。  

良久,木浠开口:你回来啦?  

回来了。邓喻迎着他的目光。她发现木浠和她一样,穿着宽大的白衬衫,牛仔裤。  

自从邓喻走后,木浠就喜欢上了这样的穿着。风吹过,白衬衫裹住身体时,也有了飞翔的感觉,绝妙而美好。  

我等你很久了。木浠说着伸出双臂,那个臂弯,已经寂寞地等着拥抱邓喻许久许久。  

尹荔败在木浠的穿着下,那双胞胎一样的穿着,分明是想念一个人最有力的证据。她曾经藏起了他所有的白衬衫,结果木浠又默默买回半打。  

尹荔记起当年木浠来找她时说过的话。木浠说:邓喻告诉我一切了,但是我不晓得我们能走多远。最初,尹荔以为木浠还走不出学姐的阴影。此刻她才知道,木浠并没有多少喜欢她,他喜欢邓喻。而木浠那句话,省略了一个前因:因为木浠向邓喻表白,邓喻拒绝了,并且告诉木浠,尹荔暗恋木浠。  

于是,她离开了木浠。她明白,即使不让木浠与邓喻联系,即使故意支开邓喻,将她支去遥远的国外,也是无济于事。  

一年前,木浠给邓喻的短信曝光在尹荔眼底,但她没有吵闹没有对峙,她觉得和好姐妹撕破脸是一件很丢人的事。她默默请父亲给了学校一大笔赞助,然后得到一个交换生的名额,她让学校将名额转给了邓喻,什么都不说。她了解邓喻不会拒绝,邓喻很小时,父亲便去世了,母亲改嫁,她和爷爷奶奶同住,她需要这样的机会去实现自己的将来,那比任何事都重要。  

分手那天,木浠将她拥抱在怀里,木浠说他努力过了,努力不再与邓喻联系,努力不去分神,可是,他也无法克制自己要穿白衬衫牛仔裤,要让风把自己吹得飞翔起来的冲动。  

尹荔折身飞快地奔跑,眼泪滚落的速度比脚步更快。  

木浠望着她的背影,内心跟着疼惜了一下,他想起以前邓喻说他很蠢,他知道这是一件蠢事。所以他不说分手,是因为,他要把分手两个字留给尹荔说,留住她,女生的骄傲。   

请听着我的声音去旅行  

旅行感悟经营  

莞网编辑:Lingt、

上一篇:人生就是一场大旅行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

重点推荐

热门栏目

  • 趣闻
  • 美食
  • 玩乐
定制家具
装修上门服务